Archive for 2009 年 03 月|Monthly archive page

dick is coming to the city!!!

與我們有緊密合作的innerpublik朋友

嘗試用另一個方法, 去談論市區重建與灣仔的關係

很有趣, 牽涉到許多故事, 用一種意象流動的方法表現出來,

配以獨立樂隊的音樂, 快d睇!!

以下是innerpublik對片的簡介:

Video & music produced by Sensedatums.

Dick(s) are manipulating the city development in Hong Kong. Who is Dick? Shadow our home & the sky.

另一種在短片中用字的方法–Hezraellah

這是yann beauvais在2006年的作品, 當以色列瘋狂轟炸黎巴嫩的貝魯特市, 他以貝魯特的模糊鳥瞰圖作背景, 前面加上了不同大小, 沒有字面連貫性的詞語或句段, 最後字都像從飛機上掉下的炸彈一樣….你有發覺, 這是誰的主觀鏡嗎?

另有一齣當時貝魯特的電影人發出的短片, 有人為之做了中文字幕…

這齣影片的拍法也挺特別, 一封錄像信, 未必是前衛作, 作者腦內當然也未必想什麼前衛不前衛了, 貼在這裡只是讓大家有個背景和呼喚大家似乎是遙遠的暴力的記憶:

(以下文字來自做中文字幕的朋友:

這錄像信件由每年舉辦Ayam Beirut Al Cinema’iya電影節的電影及放映協作集體於2006年7月21日在貝魯特的工 作室拍攝制作而成。這錄像信件的制作獲得Samidoun的協力合作。Samidou n在以色列開始襲擊黎巴嫩時組成,它包含了多個參與於救援及媒體工作的組織或個人,實 為一個草根的匯聚。這錄像信件亦曾在由阿拉伯世界學院於巴黎舉辦的阿拉伯電影雙年展中 播放。

這作品的授權條款為創用共享的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禁止演繹 2.5。我們歡迎大家就這條款把這作品播放及與其他朋友分享。如果你需要這作品的廣播 版或有任何問題或意見,請傳送電郵至info@beirutletters.org。 )

無所不在的電視與「我」

從小到大看電視, 看慣了, 移動的影像就是好像電視,

電視又聲稱講關於世界的故事,

那麼,

最後到底是電視反映世界?

還是我們從電視學懂了對世界的想像,並照著這個模樣去回應真實的世界?

找到兩段影片, 談關於看電視與「我」的自我想像的關係:

Mara Mattuschka–一個保加利亞女子

這名mara出生於保加利亞,但選擇了奧地利為她的第二故鄉。在她的實驗短片中, 有許多墨、女子、印刷、汗、痛與血交叉的意象,而剃頭編號碼,又正是納粹集中營中猶太婦女的遭遇。而IBM公司, 就是在納粹年代以初發展的電子技術協助德國納粹黨整理數以十萬計的猶太人名單的公司。

很難說1959手才出生的她為何執於這些意象, 亦很難說, 影片該作如何解釋, 就讓大家一起參與詮譯吧。

相關MARA的資料:http://www.cityofwomen.org/archive/root_found/2004/ea_mattuschka_desamory.htm